經典案例
村民委員會是用人單位嗎?——聯防隊員狀告村委會
日期:2013-09-09     作者:張惠全

律師近日代理了一宗“勞務爭議案件”(注意:不是勞動爭議案件),案情如下:馮先生是佛山禪城某村一名聯防隊員,從事聯防隊員工作十多年,每天固定打卡上下班,每月由村財務部發工資。一個月前,村里以馮先生不按時出勤為由將其解雇。馮先生找到律師,希望代理其向法院提起訴訟。

本律師分析案情后認為:馮先生與村委雖然沒有簽訂勞動合同,但馮先生從事聯防隊員工作十多年,每天固定打卡上下班,每月由村財務部發工資,已經形成事實勞動關系,雙方糾紛應當屬于勞動合同法管轄范圍。于是本律師依法向當地勞動部門提起勞動仲裁,要求村委會支付經濟補償金、加班費等12萬元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勞動仲裁委對案件不予受理,理由是村委會沒有用人單位主體資格,雙方屬于勞務爭議,應向法院提起訴訟。

在申請勞動仲裁不予受理之下,本律師依法向法院提起訴訟,要求確認馮先生與村委的勞動關系。但法院仍然拒絕立案,理由與勞動仲裁部門相同村委會沒有用人單位主體資格,雙方爭議只能按照勞務關系處理。考慮到案件標的不大,即使按勞務爭議立案訴訟費也不高,而且案件的事由可以在法庭審理過程中變更,本律師便說明當事人按勞務爭議立案。法院立案后依法開庭審理,本律師向法院要求變更案由,雙方關系應當時勞動爭議。法院對律師請求不予采納,認為理由不成立,但表示可以考慮本案實際情況,爭取與村委會達成調解。

出于具體案件的訴訟策略,本律師認為,村委會為了不擴大影響,極可能有較強的調解意愿,而法院也較同期馮先生的遭遇,達成調解的希望較大,便同意先按勞務關系處理本案,如果調解不成功且判決不理想的,再依法另行起訴或上訴。在法院調解下,當事人與村委會最終達成了調解,由村委會一次性向馮先生支付費用8萬元。馮先生對本律師工作及案件結果表示滿意,調解結案避免了漫長的訴訟周期,馮先生可以快速拿到賠償費,馮先生與村委會的關系也比較融洽,有利于長期在村里繼續生活居住。

雖然當事人對本人工作及案件結果表示滿意,但本人卻沒有感到成功感,本案的結果并沒有達成先前預料。依照勞動合同法第二條規定,“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、個體經濟組織、民辦非企業單位等組織(以下稱用人單位)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,訂立、履行、變更、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,適用本法”,該規定并沒有禁止村委會成為勞動法主體,在政府部門合同用工的勞動關系都能得到支持的情況下,村委會聘請的聯防隊為何不是勞動法規定的勞動者?聯防隊員、村委清潔員等人并非由村委選舉產生,而是由村委聘請,其工資也是村委經濟收益中支付,把這部分人員歸入村民自治組織范圍明顯不合理。

在本案中,法院也極力促進調解,或許對村委會是否具有用人單位主體資格問題也是有爭議的,為避開爭議問題調解結案是最佳選擇。本律師在翻閱以往案例,發現法院對此問題基本是回避,多以調解結案;即使判決也沒有固定標準,有認定勞務關系的,也有認定為勞動關系的。

本律師在此呼吁最高人民法院及早出臺相應司法解釋,對村委會是否具有用人單位主體資格問題進行明確。諸如村委主任、書記等人員,由村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,屬于政治意義上的村民自治組織。但從事村委治安、清潔等工作的人員是由村委會聘請,以其勞動的付出獲得勞動收入,與村委存在明顯的勞動關系,應當納入勞動法的保護范疇。

0 +1
瀏覽:1074
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
返回頂部
四肖期期准一必三肖